吴一坚:半生激荡 前路何在?

昨日下午(12月2日),香港上市公司世纪金花(00162)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Maritime Century limited向曲江金控转让所持3.36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9.24%),合计报价7136.8074万港元,合人民币6422万元,合每股0.2123港元。

彼时风头无两的陕西首富吴一坚,怎么舍得放弃自己经营多年的产业,一时间坊间言说不断。

说起金花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可能声名不显,但在陕西,在西安,却可以说是大名鼎鼎,在SKP、王府井还未入驻西安时,能在世纪金花购物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奢侈的享受。

除去体验不说,金花可是坐拥优质地段的优质商业物业,不是核心商圈,就是地铁沿线。

对于割爱世纪金花,吴一坚说:“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除了聚焦主业、减轻债务之外,我们想最大力度地保护消费者权益、让员工有一个稳妥的安排,还有把目前本地仅有的优质商业品牌留在西安。这些让我们选择了出售,我个人也相信国资力量的介入,会让世纪金花在未来有一个好的表现”。

作为陕西本地知名的上市公司,金花股份早在11月22日晚发布公告称,因合同纠纷,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所持有的公司1.15亿股股份债务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11月21日至2022年11月20日。

之所以冻结,是因为金花投资最近一年债务逾期合计4.15亿元。

这一冻就是三年,但这次冻结也并非金花股份的“初体验”。

早在2015年,金花股份也发出过类似的冻结公告,只不过理由是因为董事长因协助调查,为避免公司股价异常波动,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于5月19日起停牌…

商业大局风起云涌,一波三折。但“金花之父”吴一坚的早年轨迹却显得并无出奇之处,甚至可用平淡如水来形容。

1960年12月10日,吴一坚出生在西安纺织城职工医院,刚满月就被接到山西省永济县西太平村奶奶家抚养,三岁后他被送回西安的父母身边。

吴一坚年少的理想是做一名军人,锻炼自己的身心意志,也是基于此,他在解放军东海舰队上海吴淞水警区37501部队服役的日子里曾多次立功受奖。

转折,发生在退伍后。

1984年退伍后的吴一坚不甘心日复一日的工作,辞职带着600元人民币只身南下广州,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

1985年,吴一坚离开广州来到海南,这个一无所有的年轻人一出手就是大手笔,他要筹建一座大型的电子工厂,主产彩电,年产量定为20万台。

在一般人看来,这无疑是痴人说梦,当时国家的重点彩电企业年产量也不过20万台,而吴一坚这个不到30岁的北方小伙子却一出手就搞这样大的工程,所以,有人想当然地认为他不是骗子就是脑子有问题。

然而,机会,就在其中。

要知道,当时电视机是非常紧俏的商品,仅仅一张电视机的提货单就被炒到好几百块钱。

吴一坚找到设计单位,按年生产10万台电视机电冰箱录像机的规模设计厂房;通过和海南当地的一个房地产公司接触,吴一坚以“经营25年之后,厂房设备拱手让出”的方式圈地,又以“预交3%质量保证金”的方式将厂房建设工程承包出去,再以“生产以后80%的电子元件由香港一家公司供给”的许诺,令其先投资。

他还吩咐下属买了一个电话簿,给全国的电子器材经销公司发函,告诉他们自己将建一个多大规模的电视机厂,多长时间可以建成,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合作,又和一些供货商谈,做自己的供货商。

当时第一批订货就是5万套,每台电视机的盈利空间是800—900元。

就这样,仅仅10个月时间,公司资产由他怀揣的600元变成了3亿元(包括地价)。

然而第一桶金是赚到了,但何其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

1986年春节前,工厂近200万元的货发出以后对方未能按合同及时结算,而员工都等着拿钱回家过年。

吴一坚为了职员们能过好年,到朋友处借钱,并取出自己所有的存款。将工资发给职员后,他身上只剩下50元钱。

这50元钱要度过15个日日夜夜,于是他买了100个馒头,整整吃了15天。

不仅如此,媳妇也埋怨他:“结婚5天,你就去了广州,现在孩子出生了,你又要留在海南,这个家你到底还要不要了?”

1991年,吴一坚带着自己挣来的3600万元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西安。

也正是在这里,他的事业到达了新的巅峰。

此时的吴一坚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人们生活水平增长后对房屋的要求日渐增高,没有什么比拥有一套舒适的住房让中国人更激动的了。

所以,吴一坚决定投资房地产,他创办了金花房地产开发公司,而这家公司的第一个项目位于西安市北郊徐家湾的金花苑小区。

吴一坚的生意版图日渐扩大,涉足投资、制药、商贸、交通、房地产、酒店及高尔夫等多个领域,逐步形成金花投资集团。

1995年底,金花集团的总资产已高达4.2亿人民币,被第三方评估公司评估为A级信用企业。这表明,金花集团已当之无愧地进入全国先进行列。

1997年,他开始涉足资本市场。

是年6月,金花股份在上交所上市,上市10个月内身家涨了4倍。2001年11月,金花集团完成了对在香港上市的一木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收购,为拓展集团融资渠道,进行资本运营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一木国际也成为金花集团利用国际资本的载体。

此后,吴一坚的财富一直在稳步积累。据该集团官网信息,2012年9月,金花投资集团成功入选“2012中国民营500强企业”,位列第143名。

世纪金花的销售收入从最初的2亿余元持续上升,一度站上50亿高峰。

2013年9月,“胡润百富榜”发布,他以42亿元的资产首次登上陕西首富“宝座”,吴一坚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作为陕西民营经济的领军人物吴一坚曾拥有诸多身份:他曾是陕西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主席团主席、陕西省总商会副会长、陕西省医药协会副会长、陕西省创业促进会会长。

说到陕西省创业促进会,就不得不多说两句。

陕西省创业促进会是2010年7月由YBC陕西办公室推动建立,是一个具有独立法人资格、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和公共创业服务平台,同时下设陕西省大学生创业俱乐部。

而YBC全称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outh Business China),成立于2003年11月,是一个由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原国家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国家统计局、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等机构共同发起的以扶持创业为主的教育性公益项目。

令plan的妻子谷当选YBC首任总干事。

2010年7月陕西省创业促进会成立后,吴一坚担任会长兼YBC创业导师,并多次与YBC陕西办公室合作互动。

2014年12月22日,令落马。

2015年5月吴一坚被带走协助调查,4个月后复出,从此低调行事,渐渐淡出人们视线。

王健林曾经在谈及中国政商关系时说,“政商关系这门学问应该比博士后还高呢,可惜高校没有教这门课。”

正常的政商关系,是需要权力与商人,各司其职各有界限,遗憾的是,我们见过太多的不受约束的权力与无法遏制贪婪的资本,两者相互勾结与裹挟。

世纪金花,对于吴一坚来说无异于“亲儿子”。将“亲儿子”送人,不知他是否做足了心理准备。

事情来得有些突然,但也并不是毫无征兆。

2013年,世纪金花进驻曲江秦汉唐。秦汉唐广场坐拥大雁塔,处于曲江的核心位置,外界对世纪金花的入驻格外看好。谁知,经过三年跌跌撞撞的经营,也不得不撤出秦汉唐广场。

随着世纪金花的撤离,秦汉唐广场最终也落寞关门。

随着西安高端商业的兴起和繁荣,尤其是面对大融城、大悦城以及顶级高端品牌SKP的进入,世纪金花就已经遭遇到了巨大的经营压力,不得不关掉西安南大街、西安西大街的两个店面。

2016年也被迫将新疆乌鲁木齐门店关停,萧瑟席卷而来。

不仅如此,从今年9月开始,就有网友陆续反映,世纪金花的商联卡已经不能使用,更有网友在线咨询,世纪金花是不是倒闭了?

12月1日,国际化妆品代表品牌法国兰蔻向会员发出短信通知,通知显示:西安金花兰蔻专柜将于12月1日闭店。

兰蔻之外,还有CHANEL、雅诗兰黛、Dior等品牌纷纷撤出。

各地店面纷纷关停,店内品牌陆续撤离,衰颓的气息蔓延已久,据业内人士推测,这些都可能是吴一坚割爱世纪金花的主要原因。

大风落,代表着西安近30年来商业兴衰的世纪金花易主,让人唏嘘不已。但好在这一熟悉的品牌还在这座城市,念想还在。

大风起,未知吴一坚的当下是断点还是起点,按照已是花甲之年的他来说:

“如果说你现在把我的资产归零的话,我相信我还可以重新再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秦鉴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